广东体彩网

                                                    来源:广东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7-01 07:55:57

                                                    林郑月娥(图片来源:香港特区政府网站)

                                                    香港金紫荆广场(资料图)

                                                    港区国安法规定,由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事务,承担维护国家安全的主要责任,并接受中央人民政府的监督和问责。全国人大常委、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谭耀宗3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些机构的设计反映出中央对特区的高度信任,因为绝大部分的案件都交由特区来完成执法和司法程序。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在近日引发舆论关注的“追溯过往”条款,港区国安法中并未做规定,对此刘兆佳评论称,“法不溯及既往”既是中央对香港普通法传统的尊重,更是中央对香港社会的“一片苦心”。他强调,国安法订立的目标从来不是“搞大报复”,也没有“追究过往、秋后算账”的意图,而是面向今后,防止未来的动乱,这也给许多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当然,如果继续执迷不悟,等待他的一定是严厉的法律制裁。”

                                                    同时,港区国安法也并非港媒此前猜测的那样“辣”,邓飞强调,这部法律跟香港本地法律有充分的衔接,有些地方甚至比香港本地法律更宽松。

                                                    港区国安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涉及由中央驻港国安公署管辖的案件时,由国安公署负责立案侦查,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有关检察机关行使检察权,最高人民法院指定有关法院行使审判权。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田飞龙认为,根据法条,如果管辖权归中央的案件,“从案件卷宗的第一张纸开始,从调查、执法,到检控,审判,服刑,都将由中央或内地机构来负责。而一般国安案件则从头到尾都由香港负责。”他对《环球时报》表示,这意味着将形成两个‘管辖闭环’”。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则认为,港区国安法的颁布与执行将十分有助于重建中央与香港间的政治互信,是对“一国两制”体系的重大完善。

                                                    “我个人理解,如果再发生去年那样的暴乱,就属于这三种情况,无论是从宪法体制还是从政治伦理上,中央都要扮演‘最后守门人’的角色。”邓飞这样分析认为。

                                                    自中午起,铜锣湾及湾仔一带有人群集结叫嚣、纵火堵路,有社区设施及多间商店被暴徒破坏。尽管警方一直采取严谨而克制的态度,多次发出口头警告,要求民众停止违法行为,但人群拒绝依从指示,继续四处堵路破坏。警方遂采取拘捕行动。

                                                    邓飞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港版国安法的量刑方式跟香港本地法律不同,香港传统的刑事量刑一般只规定“封顶刑罚”,法官通常来讲很少判最高刑罚,而是考量各种因素来“打折扣”,但是在涉及到国家安全这种危害特别大的罪行,如果采取这种“封顶折扣”的量刑方式,可能会削弱法律的阻吓力,“港区国安法分出几种档次,就让法官判案思维扭转过来,法官会先决定罪行属于哪一个层级,再考虑减刑的空间,这样就更适合国家安全犯罪的特性,因为国家安全犯罪的危害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针对整个国家,针对十几亿的守法公民。”